力求通过经济增长解决减收问题,财政会议释放

 

来源: | 作者: 广水新闻在线 |时间: 2020-07-26 01:37

新京报讯(记者 姜慧梓)7月24日,财政部官网刊发财政部部长刘昆日前在全国财政厅(局)长座谈会上的讲话。刘昆说,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是空前的,并且考虑了下半年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。当务之急,是要抓好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,确保财政政策和资金尽快见到实效,发挥好稳定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。

记者注意到,讲话释放出多个坚决明确的信号,包括对今年规模空前的财政资金,使用上要全程跟踪,杜绝“萝卜快了不洗泥”;中央部门带头过紧日子,对执行、审计中存在问题的部门压减预算;大力压减非刚性非急需支出的同时,中央财政继续加大对扶贫领域的投入;此外,在专项债使用方面,“绝不为解决短期问题而留下后遗症”。

财政政策

力求通过经济增长解决减收问题

刘昆将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概括为:发出一个“信号”,做好四个“对冲”。

他具体解释,一个“信号”是“适当提高赤字率,明确发出积极信号”。他认为,将赤字率从2.8%提高至3.6%以上,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,能够积极对冲疫情造成的减收增支影响,稳定并提振市场信心。

四个“对冲”包括“增加政府投资,对冲经济下行压力”,今年地方政府新增专项债券规模增至3.75万亿元,同时发行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元。

“加大减税降费力度,对冲企业经营困难”,预计全年为市场主体新增减负将超过2.5万亿元。

“加大转移支付力度,对冲基层‘三保’压力”,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,新增加的财政赤字和抗疫特别国债全部安排给地方。

在第四个“对冲”,即“加强预算平衡,对冲疫情减收影响”中,刘昆谈到,中央本级要力求在执行中通过经济增长解决减收问题,在压减中央本级支出的同时,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,促进实现收支平衡。

资金使用

杜绝“萝卜快了不洗泥”现象

在上述资金使用上,刘昆强调,“见效”是当务之急。

他提出4点要求,放在首位的是“财政资金分配要突出重点、提质增效”。他表示,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资金规模和力度大,要把准方向,聚焦新发展理念、供给侧改革、三大攻坚战等重大决策部署,围绕“六稳”“六保”集中发力。

减税降费方面,除要求将政策落实到位外,还强调,要依法依规组织收入,严禁征收“过头税费”、违规揽税收费和虚增收入。此外,还包括盘活存量资金资源资产和加强预算执行管理。

对今年规模空前的财政资金,刘昆提出,要切实加强财政资金管理,一笔一笔审批,全程跟踪监控,坚决防止项目一批了之、资金一拨了之,杜绝“萝卜快了不洗泥”现象,切实提高资金使用效益。

特殊转移支付

直达资金绝不能截留挪用是红线

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明确要求,增加财政赤字、发行特别国债共2万亿元,这些资金要全部转给地方,直达市县基层、直接惠企利民。

此后,国务院常务会议多次对直达市县基层的“特殊转移支付机制”作出部署,明确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的职责与角色定位,要求财政、人社等部门设立特别账户,省级政府要当好“过路财神”,不做“甩手掌柜”。

在这次会议上,首次具体明确了“特殊转移支付机制”总的操作流程。

刘昆介绍,总的流程设计是,中央财政按照有关因素“切块”分配给省级财政部门,由省级财政部门提出“细化”到市县基层的方案,经财政部“审核”后,省级财政部门在规定时间内将资金“下达”到市县,严禁推迟下达和截留挪用。

他强调,绝不能截留挪用中央直达资金,要作为今年财政工作的一条红线。

刘昆坦言,为了支持做好基层保障工作,中央财政已经尽最大努力给予帮助。各地要把宝贵的财政资金用到最困难的地方、最急需的领域,也就是全部落到企业,特别是中小微企业,落到社保、低保、失业、养老和特困人员身上。

“资金使用‘一竿子插到底’,是宏观调控方式的创新,也对财政资金管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。”

据了解,财政部将依托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,搭建直达资金监控系统,建立直达资金台账,全面掌握资金去向及使用情况,确保有账可查。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应与国库集中支付等系统相衔接,做到对发放到个人、企业的资金可核查。

六稳六保

县级财政要坚持“三保”支出优先

记者注意到,在中央部门带头过紧日子方面,会议在“量入为出、有保有压”基础上,再提出“可压尽压,打破基数改变和支出固化格局。”

具体来看,就是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基础上,将预算安排同执行、评审、审计、绩效挂钩,对执行进度较慢、评审审减率较高、存在屡查屡犯审计问题的部门,按一定比例压减其项目支出预算;对绩效评价结果较差的项目,适当调减或不再安排预算。

地方各级政府则要大力压减会议、差旅、培训、出国等公用经费以及受疫情影响可暂缓实施和不再开展的项目支出,超范围超标准的一律不报销。

同时,严格按照预算安排支出,除疫情防控、应急救灾事项外,预算执行中一般不再追加预算。将绩效管理实质性嵌入到预算管理中,坚决削减低效无效资金,花钱要问效,无效要问责。

刘昆解释,通过政府支出主动做“减法”,换取企业效益的“加法”和市场活力的“乘法”,政府节约的开支,全部优先保障“六稳”“六保”等重点支出,把有限、宝贵的资金用在刀刃上。

刘昆认为,“六稳”是落实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的具体抓手,“六保”是今年“六稳”工作的着力点。当前形势下,要坚决守住“保”这一底线,为渡过难关赢得时间、创造条件。

他表示,“六稳”和“六保”都很重要,但也要注意抓重点。当务之急是千方百计稳就业、保就业,稳定就业总量,改善就业结构,提升就业质量。

刘昆还对“三保”工作提出要求,省级财政要加大财力下沉力度,对县级的转移支付规模只能增、不能减,确保县级财力不低于上年水平。县级财政要坚持“三保”支出的优先顺序,国家标准的“三保”支出保障到位后,才能安排其他支出。

专项债

绝不为解决短期问题而留下后遗症

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明确,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增至3.75万亿元,比去年增加了1.6万亿元。这些资金将坚持“资金跟着项目走”原则,主要用于中央确定的重点领域、重大战略项目。

多位经济学界专家此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从“三驾马车”的贡献来看,今年中国经济的下半程主要依靠投资来拉动。

截至目前,前期已经分三批提前下达了新增专项债券额度2.29万亿元;近期刚刚下达第四批额度1.26万亿元。发行进度也在加快,截至7月14日,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2.24万亿元,占提前下达额度的98%,规模同比增加58%。

在专项债规模扩大、发行进度提前的同时,债务风险防范也被提及。

刘昆强调,在当前复杂形势下,高度重视防范债务风险工作,不能因为应对疫情就不重视债务风险,不能因为财政困难就违规举债制造新的风险,绝不为解决短期问题而留下后遗症。

官方数据显示,去年以来,全国地方政府债务率稳中有降。其中,法定债务率略有上升,风险总体可控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无序举债的蔓延势头初步得到遏制,隐性债务风险得到进一步缓释。

面对地方举债规模扩大的现实情况,刘昆表示,要强化监督问责,从严整治地方举债乱象,终身问责、倒查责任。各地要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,稳妥处置债务存量。

对不重视风险、继续违法违规新增隐性债务的地方,要严肃查处问责,发现一起、查处一起、问责一起,形成有效震慑,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。

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

编辑 陈思 校对 李立军

上一篇:老旧小区改造、灵活就业……本周民生大事都是
下一篇:没有了

本地新闻

时政新闻